而申请人是持「豁免非法滞留」身份申请签证,绿卡移民不得使用的福利

作者:金融消费

华裔律师协会11日在芝城培德中心的「公共负担」(Public Charge)讲座中指出,预计从10月15日起实施的这项新政策,将对申请美国签证或绿卡的老年人冲击最大,甚至从未到过美国者,也可能因「高机率使用社会福利」而遭拒发签证或移民申请。此外,律师表示,财务担保人年收在最低标准边缘者,被拒机率也相当高,至于绿卡持有者,除非离境超过180天,否则不会列入「公共负担」评估名单。多位亚裔移民律师在这场讲座中,为近300位华裔游客解释「公共负担」的施行细则,律师施迪科(Saadia Siddique)与夏尔(Tejas N. Shah)均提到,尽管美国境内的「公共负担」法预计从10月15日施行,但美国海外领事馆遵循的外事手册(Foreign Affairs Manual)已经开始执行新的公共负担评估,因此在中国或其他海外国家的美国大使馆申请签证的话,必须仔细准备。律师提醒,在海外领馆申请签证面谈者,除了提供财务担保书外,也必须提出信件详细陈述担保人与申请人的关系,并说明为何赞助申请人,以及赞助方法,一旦申请被拒,而申请人是持「豁免非法滞留」身份申请签证,该名申请人的这项豁免也将遭收回。施迪科说,她的一名墨西哥客户,日前取得豁免非法滞流(unlawful presence waiver)核可后回到墨西哥,但他到当地美国领馆签证面谈时,因财务赞助人的妻子年收仅刚刚符合最低标准,加上该名申请者年过60年且在美国没有工作,移民官即以「可能仰赖社会福利」而拒绝发放签证,她分析,如10月15日顺利执行新法,这类拒发情况未来势必增加。她表示,超过60岁,教育程度不高,且家庭年收入低贫穷线的1.25倍以上,亦即两口之家年收入2万575元以下者,均为签证拒发高危险群。夏尔补充,正在计划为居住在中国或已经在美国境内的父母申请绿卡的子女,尤其要提高警觉,「没有工作、年龄高」,以及健康状况、教育程度、财务担保等,都列入公共负担的评估项目,这些显然对长者不利,他建议儿女提高财政收入保证,并先为父母投保自费的健康保险,以减轻移民官对于这类人成为「公共负担」疑虑。当天不少游客询问有关持绿卡是否也有可能被视为「公共负担」,律师邓君(June J. Htun,译音)表示,新法仅对「申请进入美国者」、「申请转变身份为绿卡者」以及「绿卡居民离开美国超过180天后欲再次入境者」有效,如果已经拥有绿卡,尽管时常离境到海外,只要确保单次停留海外时间不要超过6个月,重新入境时应该不会受到新法影响。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川普政府12日发布「领福利就不给绿卡」的新规,在申请人可能依靠政府补助的情况下,联邦官员有更大权力拒发绿卡;移民律师表示,新规实施后对大量使用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的华裔移民影响很大,建议近期申请绿卡的游客,在新规生效前尽快提交申请,新规生效后也尽量避免在申请前36个月领取被定义为「公共负担」的各种福利。●公共负担 申请绿卡前36月算起目前「公共负担」评估范围的公共福利,只有现金补助和依赖Medicaid资助的长期照护服务,本次政策修改将社会安全补助金(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简称SSI)、家庭急救金(Temporary Assistance for Needy Families)、Medicaid的绝大多数福利形式及粮食券(SNAP),都纳入「公共负担」,属于「公共负担」的移民是在申请绿卡前36个月内领取超过一项公共福利逾12个月的人。新规表示,上述因素将与绿卡申请人的年龄、健康状况、财产、教育水平一并考虑;和此前规定相同,难民和政治庇护者、人口贩卖受害人(T签证)、家暴或其他重大犯罪受害人(U签证)、「反妇女暴力法」(Violence Against Women Act)自呈申请人、特殊少年移民(SIJS)和其他某些移民身份不列入「公共负担」评估。纽约市长移民事务办公室(MOIA)主任摩斯托菲(Bitta Mostofi)表示,目前距离新规实施尚有50天,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已表示将上庭抗争;鉴于这项规定容易引起误解,她澄清说,新规只针对申领绿卡的移民,并不包括申请公民或已经是公民的游客,因此建议游客如果觉得恐慌,应拨打311、联系Action NYC或者询问移民律师再行决定。●先勿弃福利 是否受影响谘询律师法律援助协会负责移民案件的律师沙菲卡拉(Hasan Shafiqullah)也提醒,移民家庭不要草率放弃福利,应先和移民律师谘询自己是否属于被影响人群,再考虑是否放弃福利。移民律师郑毅说,移民局此次公布的新规较为详细、容易执行,其中影响最大的人群当属亲属移民;不过成为「公共负担」并不意味着无法拿到绿卡,这只是移民局综合考虑时的一个因素,其他因素还包括年龄、健康状况、财产、教育水平等,因此建议新规生效后申请绿卡的游客,准备材料时一定要尽量周全,将所有能拿出的有利证据都呈交上去,「例如高中毕业证、专业执照、就业历史、财务状况、房产状况、英语水平等证明,都应尽量提交」。●新规生效前提申请 按旧标准考量郑毅还说,本次政策变更只影响新规生效后提交绿卡申请的游客,如果在新规生效前提交绿卡申请,则会按旧版标准考量;目前已提交绿卡申请、仍在使用社会安全补助金、家庭急救金、Medicaid等绝大多数福利形式及粮食券的游客,只需确保在申请前36个月内没使用现金补助和Medicaid资助的长期照护服务超过12个月即可。但如果新规生效后再申请绿卡,就要确保申请前36个月内未使用新规中的公共负担超过12个月。他还说,虽然新规扩大了「公共负担」的定义范围,但申请绿卡的最终裁量权还是在移民官手中,如果其他有利材料能更多地影响移民官,就算曾使用过「公共负担」项目,也未必导致绿卡申请被拒;「若申请人能证明需要照顾孩子或重病亲属无法工作而领取福利,移民官也可能会从轻考虑『公共负担』的影响因素」。郑毅还表示,除了「公共负担」,还有一些因素也会在申请绿卡中产生不利影响,「例如学生转换至工作签证身份,如果在拿到工作许可的情况下没有积极找工作,也会被视为不利因素」。移民律师刘汝华说,本次出台的「公共负担」定义最终版本和草案基本没有区别,非常严厉,其中对华裔移民影响最大的是将Medicaid纳入「公共负担」;华裔移民使用Medicaid非常普遍,「除低收入人群使用外,有相当的华裔移民是因有意报税不足、雇主不愿报税或者报现金税,被认为是低收入人群而被强制使用Medicaid」。●加入纽约市医保卡 不会计入负担他还说,新规实施后,势必有很多移民会为申请绿卡而放弃医保,对健康造成隐患;不过纽约市府此前公布了「纽约市医保卡」(NYC Care)的免费健保计划,为无保族提供医保,放弃Medicaid的人可以加入,「且使用的是纽约市、而非联邦资源,不用担心被列为『公共负担』」。刘汝华表示,新规虽规定移民局有权因为使用「公共负担」而拒绝绿卡申请,但若不愿拒绝,也可要求此类申请人上缴最少8100元的担保金来获得绿卡;「8100元只是一个下限,如果移民局认为申请人未来成为「公共负担」的可能性越大,担保金就可能越高,以保证申请人未来申请福利时,这部分钱就可以从这笔担保金里出;但很多移民资金并不充裕、可能缴不起,不过这项规则还没有具体实施的细则。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威尼斯人官方,移民政策日趋收紧,移民政策执行趋势日趋严格。虽然相关移民政策执行细则尚未公布,移民局也并未公布“新举措”,华裔移民律师还是提醒,“虽然从经验看,目前移民官较少问及福利等问题,但是,不要再随意地使用政府福利。原则上,绿卡移民不得使用的福利,主要是政府为资助居民生活的现金福利。不过很多细则,需要具体事项具体说。”在协助亲属办理移民的过程人,协助者一般会签署一份合同,表示自己愿意作为担保人,负担申请者在美国的全部费用,申请人在绿卡申请期间以及拥有后,除非满足特定条件,不得使用社会福利(Public Charges)。如果,绿卡申请人在申请及持有绿卡期间,使用了一些不允许被使用的社会福利,则政府可以要求担保人偿还。对于什么算是Public Charges,元绍律师事务所华裔律师陈天中做了简要说明。“在担保人签署的合同中,并没有详细列出什么算是Pubilc charges,但是,特朗普有扩大这一概念的趋势。一般来讲,与因低收入而获得的一些现金补助相关的福利,可以视为Pubilc charges,千万不要涉及。”陈律师说,“比如白卡,贫困家庭现金援助,长期医疗护理等。”此外,不在Public Charges范围内的包括”全国学校午餐和学校早餐计划,以及其他补充和紧急粮食援助计划,教育援助,职业培训‘等。陈律师还说,也有一些涉及什么时候可以用的政策,比如,在申请绿卡初期的两年内,也许可以使用白卡。但,细节均未落实。目前总体说来,“原则上是一单单地具体情况具体核对。毕竟截止到现在,说到的各种‘新举措’都还没有实施,很难说会怎样。如果真要实施,政府、移民局会通知如何改、怎么做,有很多细则文件。目前我们都还没有收到通知。从经验来讲,虽然使用福利会影响入籍,但是移民官也较少问及这些。只是从趋势看,移民政策的执行正在一步步地严格,以后可能会真的实施严格管理。”

本文由威尼斯人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