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美国经济意外指数在 1 月一度转为负值,当下避险情绪推升日元杠杆型期货ETF的表现相对亮眼

作者:时事新闻

8月以来风险升温进一步推升日元汇率,包含中美贸易战情势恶化、人民币对汇率重贬破7元关卡,日元大涨让喜爱前往日本旅游的游客吃不消,专家建议以后赴日旅游除了旅游险,也可以运用日元杠杆型期货ETF当作帮日元升值买保险。元大标普日元ETF研究团队表示,由于日本长期处于低利率的环境,许多机构投资人就会去借便宜的日元,转换至其他货币并投资到较高报酬的风险性资产上。也就是利差交易。当风险事件发生时,大量资金会从风险性资产撤出,同时买回日元来偿还借款,从而推动日元升值,这便是日元具有避险货币特性的原因。另外,大多数货币都会反映一国的经济表现,而国与国之前的经济表现也会牵动汇率相对的强弱表现。例如去年日元的避险特性并不明显,在今年则表露无遗。关键的差异在于美联储的利率政策走向不同。去年同样面临美中贸易战以及全球经济放缓的环境,然而美国经济表现却一枝独秀,去年全年一共升息了四次,美元走强压抑所有其他非美货币表现。投信法人表示,尽管今年日元较有表现机会,但受到全球经济成长放缓影响,日本出口已连续八个月下滑,日本央行并不乐见日元的升值,很可能出手干预。然而日本通胀率距离设定的2%目标愈行愈远,市场普遍认为,日本央行已没有多少工具可以阻止日元升值,尤其是美国美联储(Fed)相对有更多降息空间。整体来说,目前预期中美贸易战与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忧虑恐怕还会持续。加上美国美联储若继续降息,日元兑美元就还有升值的空间,且从过去重大的风险事件来看,例如金融海啸、欧债危机、乃至于今年因中美贸易战所引发的人民币重贬等,当下避险情绪推升日元杠杆型期货ETF的表现相对亮眼。但风险事件通常来的快去的也快,而且市场波动也较为剧烈,汇率行情如樱花并不长久,建议在预期未来市场可能不平静时,预先逢低、分批进场布局,等待风险来临时,逢高调节出场或适时以反向之日元期货ETF参与日元波动,严守停损停利点。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日元逆势走强 如何进行避险对冲?

摘要:2019 年前 2 个月,花旗日本经济意外指数尽管也跌入负值,但是好于美国和欧洲,因此,日元相对于美元会有较大的上涨机会。

图片 1

2018 年强势上涨的美元在 2019 年陷入高位振荡,美元兑其一篮子货币汇率拐点若隐若现。美元指数在 2018 年 12 月 14 日创下高点见顶,稍后一直持续走弱至 2019 年 1 月底。2019 年 2 月中上旬,美元指数再度走强,但并没有突破 2018 年创下的高点,并在 2 月下旬再次回落。

从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美国经济大概率在 2018 年三季度已经见顶。对于美元而言,2018 年涨势的驱动因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美国经济增长强劲,通胀逐步回升。然而,2019 年推动美元继续上涨的因素几乎都消失了。

汇信指出,尽管 1 月美国就业市场依旧强劲,但是部分指标显示持续性不足,疲态已经出现。从薪资增长来看,1 月美国非农私人企业平均时薪环比增长 0.1%,比 2018 年 12 月增速下降 0.3 个百分点。2019 年前 2 个月美国经济整体增长明显走弱,花旗美国经济意外指数在 1 月一度转为负值,1 月底至 2 月中旬有所好转,回升至 15 — 18 点,但是 2 月 14 日再次转入负值,之后负值还在增大。

货币政策也可能给美元带来走弱的压力。回顾 1980 年以来美联储 的加息周期,美联储有过加息之后又再次降息的情况。对比历史,当前美国经济甚至全球经济类似于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期,美联储 2019 年后期存在重新降息的可能。1 月美联储议息会议传达了鸽派信号,鲍威尔则暗示加息可能暂缓,预计 2019 年可能最多加息 1 次。

对比之下,欧洲经济先一步走弱,量化宽松可能重启。欧元区 2 月制造业 PMI 初值跌破荣枯线,为 2013 年 6 月以来首次。花旗欧洲经济意外指数在 2 月 25 日跌至 -62%。2 月 21 日,欧洲央行公布的 1 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欧元区货币政策制定者越来越担忧贸易冲突对于经济增速的拖累,因此考虑为银行提供新一轮廉价长期贷款,以抑制长期利率上升。

汇信指出,从美欧经济对比来看,美元兑欧元可能会保持坚挺,但是美元兑日元可能走弱。2018 年,日本经济实际增长率为 0.7%,实现了自 2012 年以来连续 7 年持续增长,但增长势头比 2017 年明显放缓,2017 年日本 GDP 增长达到 1.9%。2019 年前 2 个月,花旗日本经济意外指数尽管也跌入负值,但是好于美国和欧洲,因此,日元相对于美元会有较大的上涨机会。

回顾 2018 年,美元兑欧元、英镑、瑞士法郎、加拿大元、瑞典克朗都或多或少升值,仅有日元逆势贬值,2018 年美元兑日元贬值 2.76%。这主要是日元具备避险属性,这种避险情绪可能会在 2019 年进一步强化。

一方面,长期低息环境是日元成为避险货币的直接原因,日本长时间的低利率环境,导致日元成为国际套息交易中的主要融资货币。低利率导致日元融资成本极低,加上日元可自由兑换,因此投资者选择借入低息的日元资产。

当风险事件发生,全球避险情绪升温时,投资者卖出高收益资产,然后买入日元偿还贷款,从而导致日元需求在短时间内上升,推升日元汇率。另一方面,低利率环境还限制日本央行继续降息的空间,令日元突发贬值的概率变小。当全球性的风险事件爆发时,世界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加剧,高利率国家央行倾向于放松货币政策以促进经济复苏,而日本已处于负利率区间,进一步放松的空间很小。

从购买力平价理论来测算美元,美元可能被高估。以实际有效汇率为基准来看,美元相对其历史价值被高估了 10%,该结果是按《经济学人》的巨无霸指数等标准测算出来的。相对购买力平价理论表明,两个时点的汇率之比等于两国一般物价指数之比。数据显示,2019 年 1 月,美国 CPI 同比增速回落至 1.5%,较上月回落 0.4 个百分点;日本 CPI 同比增速回落至 0.2%,较上月回落 0.1 个百分点。从核心 CPI 来看,2019 年 1 月,美国核心 CPI 回落 0.1 个百分点,而日本核心 CPI 反而上升了 0.1 个百分点。

另外,从汇率和国债利差来看,美债和日债利差和美元兑日元的汇率出现高度正相关性。数据显示,截至 2 月 22 日,10 年期美债和日债利差收敛至 2.69 个百分点,相对应的是美元兑日元也会相应地贬值。

图片 2

从汇率交易策略来看,未来美元兑欧元汇率走势尚不明朗,因两个经济体货币政策都有可能重启宽松,但是美元兑日元大概率是走弱的。因此,可以利用的日元 / 美元期货进行做多,一方面对冲美元贬值风险,另一方面捕捉日元升值带来的机会。

点评

责任编辑

小淘

文章关键词:日元避险对冲

[ 中金快讯 ]

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由威尼斯人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