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营社顾客蕴涵东方锅炉、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石油化学工业、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海油等巨头公司,上市公司跃岭股份

作者:时事新闻

威尼斯人游戏 1

威尼斯人游戏 2

原标题:盛德鑫泰:竞争力走弱,IPO前夕上演实控人“全家福”

毛利率逐年下滑成发展隐忧,存货余额不断攀升存减值风险

来源:览富财经

三年两叩上市之门,翔丰华到底有多缺钱?

背靠中石化、中海油等大型石油炼化企业,能否加重盛德鑫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砝码?

2019年5月21日,深圳市翔丰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披露IPO招股书,拟募集资金5亿元,将用于30000吨高端石墨负极材料生产基地建设项目。这已是翔丰华最近三年第二次叩打上市的大门。

近日,盛德鑫泰在证监会网站更新A股IPO招股书。公司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2500万股,募集资金3.50亿元,用于新建特种设备用不锈钢、合金钢无缝钢管制造以及补充流动性资金项目。

2016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跃岭股份曾计划收购翔丰华100%股权,但在停牌数月后,收购计划于2017年1月终止。跃岭股份称,由于近期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较大变化,标的公司相关方对标的公司对接资本市场的方式产生了不同想法,公司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于是,翔丰华想“卖身”给上市公司的尝试最终还是放弃了。

盛德鑫泰公司主要从事各类工业用能源设备类无缝钢管的生产、研发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电站锅炉设备制造、石油炼化等行业,公司客户涵盖东方锅炉、中国石化、中国海油等巨头企业。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由5.72亿元增至8.74亿元,在巨头企业的加持下,近年来盛德鑫泰的营收呈现持续扩张态势。

“被上市公司收购”的计划终止了,翔丰华却打起了“独自上市”的主意。2017年10月,翔丰华开始独立闯关IPO。但2018年3月,翔丰华终止审查撤回申请材料,第一次申请上市的尝试宣告流产。

然而,伴随营收规模的扩大,盛德鑫泰背后存在的问题也开始显现,包括核心产品竞争力下降、募投项目矛盾、家族绝对控股以及环保处罚等,这些问题都将为公司“闯关IPO”增添悬念。

翔丰华如此着急地寻求上市之路,主要源于公司实在“差钱”。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翔丰华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1072.06万元、-1.09亿元、-5501.37万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分别为-4129.94万元、-1.31亿元、-2326.82万元。现金流连续3年为“负”,翔丰华有多“差钱”?

靓丽业绩背后暗藏产品竞争力走弱

1融资之急

从业绩数据上看,盛德鑫泰的成绩相当稳定,报告期内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533.76万元、4165.80万元、6030.07万元。

已多次融资,股东多达19家

但如果进一步透析盛德鑫泰的收入构成就能发现,其靓丽业绩背后似乎隐含着一些矛盾。盛德鑫泰的主营业务主要由合金钢无缝钢管、不锈钢无缝钢管、碳钢钢管三大品类构成。其中合金钢无缝钢管是盛德鑫泰的收入“主力军”,每年贡献营业收入占比都在70%左右。

随着生产规模快速扩张,翔丰华的净利润增速却呈现增幅放缓迹象,现金流也连续3年为负。为此,翔丰华最近三年不断进行上市的尝试,希望从资本市场融到更多的资金。

览富财经注意到,公司合金钢项目产品的销量曾出现下滑的情况。2016年-2018年合金钢项目产品销量分别为6.77万吨、6.97万吨、6.48万吨。

2019年5月21日,翔丰华披露IPO招股书,拟募集资金5亿元,将用于30000吨高端石墨负极材料生产基地建设项目。而这已是翔丰华最近三年第二次叩打上市的大门。

除了合金钢项目销量有明显下滑之外,可以看出2018年公司的碳钢项目、钢路板项目的销量都曾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降幅。需要注意的是,这三个项目产品每年都将为公司贡献超过80%的营收。

2016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跃岭股份曾计划收购翔丰华100%股权,但在停牌数月后,收购计划于2017年1月终止。跃岭股份称,由于近期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较大变化,标的公司相关方对标的公司对接资本市场的方式产生了不同想法,公司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于是,翔丰华想“卖身”给上市公司的尝试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盛德鑫泰营收规模和利润持续上升的情况下其收入“主力军”产品却曾出现销量下滑,这不得不让我们对盛德鑫泰的持续经营能力抱有怀疑。

虽然“被上市公司收购”的计划终止了,翔丰华却打起了“独自上市”的主意。2017年10月,翔丰华开始独立闯关IPO。但2018年3月,翔丰华终止审查撤回申请材料,第一次申请上市的尝试宣告流产。

从盛德鑫泰产品毛利率的变动情况也可以看出一些问题。2016年-2018年,公司核心产品合金钢无缝钢管的毛利率分别为23.36%、19.15%、17.42%,并在2019年上半年降至15.87%,整体降幅相当显眼。其余品类的产品毛利率也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波动,使得公司综合毛利率并不稳定。

招股书显示,2009年成立的翔丰华,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国内先进的锂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主要产品分为天然石墨和人造石墨两大类,产品应用于包括动力(电动交通工具,如新能源汽车、电动自行车等)、3C消费电子和工业储能等锂离子电池领域。2010年10月,周鹏伟联合钟英浩创业并收购翔丰华有限公司,从事锂电负极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周鹏伟作为公司实际经营管理的决策者,钟英浩作为重要的财务投资人,同时成为公司的发行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核心产品销量与毛利率双双下滑,这或许代表着盛德鑫泰的产品竞争力正在下降。

截至本次招股书签署日,周鹏伟持有翔丰华1562.08万股,占总股本的20.8278%;钟英浩持有翔丰华643.96万股,占总股本的8.5862%。两人合计持股29.4140%。本次发行成功后,周鹏伟的持股比例将降至15.6208%,钟英浩的持股比例将降至6.4397%;两人合计持股比例降至22.06%。

募投项目与现有产能相“矛盾”

自周鹏伟、钟英浩收购翔丰华后,公司已经进行了数轮融资。2010年12月1日,翔丰华获得点石投资800万元投资,完成天使轮融资。2012年2月1日,武岳峰资本、启迪创投向翔丰华投资1200万元。2016年1月30日,天风天睿、清控银杏向翔丰华投资。2016年3月14日,博汇源创投向翔丰华投资。

盛德鑫泰或许也意识到了自身目前面临的问题。所以公司此次意图通过IPO扩大品类,提升产能以及市场竞争力。

截至目前,翔丰华的股东多达19家,除了上述公司股东外,还包括众诚致远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北京华创策联创业投资中心等十多个股东。

招股书显示,盛德鑫泰将以3亿元募集资金新建特种设备用不锈钢、合金钢无缝钢管制造项目,公司募投项目设计产能 4 万吨,其中合金钢无缝钢管产能 3 万吨,不锈钢无缝钢管产能 1 万吨。在进一步扩大盈利水平较高产品的产能同时,提升公司无缝钢管产品的综合实力。

2现金之惑

在扩张产能的背后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目前盛德鑫泰的产能利用率似乎并不高,2018年公司碳钢合金钢、不锈钢、钢格板三个项目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0.47%、62.15%、70.00%。

营收稳步增长,现金流却连续三年为负

威尼斯人游戏,另外,仅仅是扩大产能似乎也并不足以解决公司提高竞争力的问题。从采购端来看,近年盛德鑫泰的合金钢原材料采购价格处于持续上涨态势。根据钢产业调研数据网资料显示,合金钢价格上涨在未来或将延续。

翔丰华作为一家锂电池负极材料研产销企业,是多家上市公司的供应商,客户包括比亚迪、宁德时代、鹏辉能源、南都电源、赣峰锂业、多氟多、卡耐新能源、孚能科技等30多家公司。

而在这种情况下,就合金钢无缝钢管毛利率不断下降的盛德鑫泰来说选择扩张产能似乎并不太理想。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盛德鑫泰的现有产能本身就还有一部分空缺,如果没有相应的市场、客户资源作支撑,一味扩张会为公司增添不小压力。

最近几年,翔丰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幅都较大。2015年,翔丰华的锂离子电池石墨负极材料出货量3400多吨,实现销售收入1.3亿元;2016年产量增至7200多吨,销售收入增加1亿多。2016年至2018年,翔丰华营收分别为2.36亿元、3.62亿元、5.9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15.76万元、5724.60万元、6155.31万元。

应收、存货、负债三高,资产结构让人担忧

不过,最近两年公司营收虽然延续高增长态势,净利润增幅却下降较快。2017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为53.38%和42.5%,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为65.45%和7.52%。

盛德鑫泰的资产结构问题一直都是外界担忧的重点。

更令人担忧的是,翔丰华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和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已连续3年为负。2016年至2018年,翔丰华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1072.06万元、-1.09亿元、-5501.37万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分别为-4129.94万元、-1.31亿元、-2326.82万元。

从负债端来看,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盛德鑫泰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5.53%、61.91%、59.78%、57.29%,虽然说近年来负债情况有所改善,但是与其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资产负债率仍然处于高位,且其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略低。

公司解释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相差较大,主要是报告期内公司产销规模快速扩大,应收账款余额、存货余额随着营收增长而增加较多。另外,公司收付款较多采用票据结算,也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差。公司还表示,如果未来公司主要客户不能按时结算或及时付款,将会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及使用效率,从而给生产经营带来不利风险。

财务人士表示,较低的流动和速动比率与企业偿债压力成反比,如果上市后这种情况不能缓解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打击投资者的信心。

应收账款维持高位,或是翔丰华“差钱”的一大原因。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公司年末应收账款分别为6144.84万元、8326.68万元、1.07亿元,占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71.73%、60.41%、50.78%。翔丰华表示,目前公司应收账款逐年好转,但不排除未来如果发生重大不利影响因素或突发事件,可能发生因应收账款不能及时收回而形成坏账的风险,从而对公司资金使用效率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从资产端来看,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金额较大。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 1.72亿元、2.12亿元、2.49亿元和 2.65亿元;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 1.39亿元、1.53亿元、1.73亿元和 1.70亿元,合计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50.59%、57.17%、55.87%和 55.53%,占比较高,且都有上升趋势。

2017年和2018年,公司年末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17亿元和2.27亿元。其中,2018年末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的净额为5.68亿元,占营收比例的94.75%。

两项指标较高的占比无疑会为企业的经营和流动性层面带来压力,不过盛德鑫泰对此似乎不以为意,其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上游供应商主要为大型钢铁公司或其授权代理商,下游客户主要为大型电站锅炉设备制造商与大型石油炼化企业。公司生产及销售周期较长,应收账款与存货金额较大符合行业惯例。

3后顾之忧

IPO前夕家族成员“组队”进场

需求减少+成本上升,毛利率逐年下滑

家族成员处于绝对控股地位,这不仅对有可能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也给上市之后套现预留了充足的空间。而盛德鑫泰非但处于周文庆家族绝对控股的情况,其递交IPO材料前夕甚至出现实控人亲属突击入股的情况。

翔丰华规模不断扩大,营收稳定增长,但暴露的隐忧不容忽视。

招股书显示,盛德鑫泰的实际控制人是60后企业家周文庆,其直接持有公司 4,350.00 万股股份,占发行人总股本的 58.00%。另外周文庆之妻宗焕琴也直接持有27.00%盛德鑫泰股份。

2017年版本的招股书显示,翔丰华2014年至2016年,公司产品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7.76%、41.56%、39.05%,但2017年一季度综合毛利率降至24.92%。公司称,2017年1-3月毛利率下滑,是由于人造石墨产品毛利率大幅下降所致,主要是受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和春节因素影响,导致市场需求大幅萎缩,负极材料产品售价下跌。另外,受环保升级影响,钢铁行业电弧炉产能增加带动石油焦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也是毛利率大幅下滑另一大因素。

2017年9月,盛德鑫泰增加7500万元注册资本,新引入联泓合伙、鑫泰合伙、南通博电子三个股东,新增注册资本合计1125万元。

公司当时表示,一方面正在与客户积极考虑提价,另一方面在加大天然石墨和人造石墨混合的负极材料供应力度,力求最大限度降低对盈利能力的不利影响。

新增股东的“身份”并不简单,其背后的许多人员与周文庆有着紧密的亲属关系。

但是,毛利率下滑情况并没有出现很大好转。公司2017年主营业务毛利率30.40%,同比下降8.65个百分点;2018年毛利率只有22.10%,同比进一步下降8.30个百分点。公司称,报告期内天然石墨毛利率持续下降,除了受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退坡影响,下游客户要求降价压力较大外,石油焦类原料价格高位盘整和初级石墨价格上涨也是另一个重要原因。

其中联泓合伙为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直接持有公司 10.47%股份。宗焕琴为其执行事务合伙人,持有联泓合伙 1.66%份额,普通合伙人合伙人吴泽民为周文庆的妹夫,周益鑫为周文庆之子,吴甜和朱云雷则为周文庆的外甥女。

此外,公司的存货余额逐年增长,也是一大隐忧。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年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704.90 万元、8714.01万元和1.97亿元,占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11.86%、14.59%和24.01%。

同样为员工持股平台的鑫泰合伙,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周文庆之子周阳益,普通合伙人管丽娜为周阳益之妻,刘丹飞为吴甜的配偶,宗成霖为宗焕琴侄子。

招股书称,公司采用以订单生产为主的生产模式,根据客户订单需求提前安排采购、生产,并保持适当的产成品库存规模。如果未来下游动力锂电池客户因新能源汽车市场环境恶化,出现违约撤销订单,将会导致公司原材料积压、在产品和产成品出现贬值;或者客户生产经营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进而无法执行订单,也可能导致公司存货的可变现净值降低。

如果把所有家族成员的股份都算上,那么周文庆家族对盛德鑫泰的控制权比例将达86.93%左右。

新京报记者 林子

如此高额的控制权比例以及密集的家族成员不免让人对盛德鑫泰感到忧虑,这对上市公司的决策层面来讲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如果其上市后过了解禁期出现家族密集减持情况也将危害中小投资者利益。

曾因环保问题遭罚款

览富财经注意到,在报告期内盛德鑫泰曾于 2017 年被常州市钟楼区环保局处 10 万元罚款。

2017 年 3 月 11 日晚,常州市环境监察支队执法人员对公司现场检查时发现:公司碳钢钢管生产车间酸洗生产线正在生产,配套的碱喷淋废气处理设施停止运行。

2017 年 6 月 19 日,常州市钟楼区环境保护局对公司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公司前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第项,处罚款人民币 10 万元。

近年来,监管层在审查时对企业环保方面信息披露以及相关问题尤其重视,此前因环保问题受到处罚事件可能也将会为盛德鑫泰IPO之路蒙上阴影。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王帅

本文由威尼斯人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