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先生的移民申请过程一切顺利,张晓明与妻子女儿一起到移民局接受婚姻绿卡面试

作者:威尼斯人官方

居住在布鲁克林的蒋先生因背负递解令,日前在自家门口被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逮捕;其身为公民的太太早已为蒋先生递交了移民申请,去年还曾前往移民局面试,目前仍在等待审批结果中。蒋先生的哥哥为此特别前往美国亚裔联合总会求助,他表示,弟弟从福建偷渡来美多年,但因为上庭失败,之后一直背负递解令;但后来在美国遇到了现在的太太,太太是通过亲属移民来美取得绿卡,之后更入籍成为公民。蒋先生与太太相识后生了两个孩子,原本按照家乡旧俗只办了酒席,没有领证结婚,但近年眼看移民政策紧张,于是夫妻俩赶去领了证并递交移民申请。蒋先生的移民申请过程一切顺利,去年年中获得移民面试机会,但是奇怪的是移民官却没有告知他合法身份是否获通过,只是要求他回去等消息;蒋先生也一直在等待消息,没想到日前却直接被潜伏在家门口的ICE执法人员逮捕抓进监狱。蒋先生的哥哥回忆表示,5日中午蒋先生和太太在家中休息,期间因为朋友带东西给他,蒋先生便出门走去朋友车上拿;没想到一出门,埋伏在门口的多名ICE执法人员立即冲上前,简单问话后,便将蒋先生带走。他说,弟媳过去身体一直不好,根本无力照顾家中两个孩子,弟弟被捕后,全家更是乱了套。美国亚裔社团联合总会会长陈善庄得知此事后,已协助寻找律师帮助蒋家;他也说,既然已经递交了移民申请,即使不通过也应该给予明确的答覆,而不是让 ICE直接上门把人抓走。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一名在美国生活了18年的华裔男子,与身为公民的妻子前去移民局接受绿卡面试时突然遭到移民局执法人员(ICE)逮捕,被关进移民监狱,面临递解回中国厄运。为什么?    游修庆和陈玉梅及两名子女的合照  侨报纽约援引《纽约每日新闻》15日的报道,39岁的游修庆(音译,Xiu Qing You)已经在美国生活了18年。2002年他申请政治庇护被拒,被勒令递解。但是移民局并没有实际执行递解令,游修庆于是在美国长期待了下来。  后来经亲戚介绍,他与身为公民的陈玉梅(音译,Yu Mei Chen)结了婚,两人现在育有一个6岁的女儿和一个4岁的儿子。两人在康州开有一家美甲店,陈玉梅在那里照顾生意,游修庆则负责在法拉盛照顾两个孩子,送他们上学前班及幼儿园。  今年37岁的陈玉梅于2015年为游修庆提出了绿卡申请,两人于今年5月23日按预约前往移民局接受绿卡面试。起初是两人一起面试,随后移民官要陈玉梅离开,他要单独对游修庆进行问话。从那一刻起,陈玉梅就再也没有见到丈夫的面。  陈玉梅说,当时两人去移民局时,他们是满心欢喜的。没料到丈夫会被抓起来,被送到新泽西的移民拘押中心关押。陈玉梅说,她的丈夫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从没犯罪记录,她万万没有想到移民局会把他抓起来。  陈玉梅表示,丈夫被抓,她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直整夜失眠,两人孩子不断追问为什么爸爸不回家,他们要找爸爸。她跟他们说,爸爸到外地打工去了,暂时不会回家,但是6岁女儿已经比较懂事,她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所以一直哭个不停。身为母亲,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感觉快支撑不住了,精神就要崩溃了。  陈玉梅说, 丈夫在电话里跟她说,他很担心被移民局递解出境。他说移民监狱里每天都有人被递解出境,他担心他可能会是下一个。他还说,他非常想念孩子们。 陈玉梅说,丈夫在电话里哭了。她说,此前她从未见过丈夫哭过。  游修庆的44岁姐姐游穗琴(音译)不敢相信弟弟遭逮捕,以为是听错了。就是她最初为弟弟和弟媳牵线搭桥,促成了他俩的姻缘。 她说,她希望移民局不会递解她弟弟,这对两个年幼的孩子来说太过残酷。  游修庆的律师Yee Ling Poon已经要求法院停止递解游修庆,并就移民局拒绝他的绿卡申请提出上诉。律师还寻求法庭重开他的庇护申请案。  但是,迄今为止,他们没有收到法院的裁决令,意味着游修庆可能会随时被递解出境。  对于游修庆的境遇,在美国的华人们是怎么看的呢?  lovNordstrom:2002年就要被递解,一直呆到现在,够可以的了。  peterultraman:听到来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都活该。十有八九就是来骗绿卡,好吃懒做,英文都说不好。这一点绝对支持特朗普,要把国人的颜面扳回来。  无论是非:他应该没被冤枉吧。  xrh513:他有错,但不要伤口上撒盐了。  Quarx:2002 年以后还有拿女朋友的堕胎来做政治庇护的理由,这是什么人呢?!活该。  RealClear :很简单,丈夫是中国公民,跟丈夫一起回中国喽,非赖在这里做什么?  renscrape17:女朋友被强制堕胎,和这个男人有关吗?他也能申请政治避难,撒谎成性, 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把自己的祖国贬得一无是处,不是人。  其实游修庆的遭遇在美国华人中并不唯一。  来美17年的朱先生,在农历新年时绿卡面试,却在号称庇护城的纽约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逮捕,面临被递解回中国。  据纽约侨报报道称,布碌仑58岁华裔男子朱先生在身为公民的女儿为他成功申请绿卡获批,在律师陪同下前去曼哈顿做绿卡面试时,本身背负递解令的他却被等在楼下的移民局执法人员抓走,并关押至近,等待着被递解出境。  朱先生在2001年时持旅游签证从福建来美,之后他逾期滞留黑在了这里。在提出政庇申请失败后,法官向他下达了递解令。  留美后,朱先生一直在餐馆里勤劳打工,并将两个女儿抚养成人。其女儿在加入公民后开始为他申请绿卡,且申请也成功获批。2月15日,是中国农历新年前的大年三十,依照约定朱先生前去位于曼哈顿下城的联邦大厦移民局做绿卡面试。  就在他面试结束时,执法人员上前将他逮捕。  朱先生来美后的多年里勤劳守法,没有任何犯罪案底,其两个女儿已先后在美国结婚生子,一家三代均在布碌仑生活,家乡已鲜有亲人,现在要是被递解回去,不仅令朱家失去顶梁柱,也令他面临着与女儿和孙辈们的痛苦分离。  2月26日,张晓明与妻子女儿一起到移民局接受婚姻绿卡面试,没想到面试过程中张晓明被当场带走,被拘押在海关与移民执法局(ICE)休斯敦遣返中心。  据侨报休斯敦报道,张晓明的妻子陈娜告诉记者,一切皆因为张晓明2011年时背负的一纸递解令。但令他们意外的是,妻子和孩子的美国公民身份并没能保护他。  陈娜介绍说,她和张晓明是2013年底相识、2014年结婚,并于2015年生下女儿Emmi,2015年底,陈娜通过了美国公民考试、归化为美国公民,随即就为张晓明办理结婚依亲绿卡。他们当时也咨询过多名律师,得到的答复都称,他们这种情况申请绿卡应该没什么问题。  经过两年等待,休斯顿(专题)移民局在今年2月26日安排了绿卡面试。陈娜表示,面试谈了10分钟左右后,就把夫妻二人隔开单独问话,等陈娜结束问话回来,就被告之张晓明不能回家、而将被遣返。  根据法庭纪录,张晓明在2003年持L2签证来美,身分过期后,并没有离开,在2008年,张晓明递交了政治庇护申请,2009年该庇护申请被驳回。休士顿法院令张晓明2011年9月离开美国,但张晓明并未回国。2014年他认识了现在妻子陈娜并结婚。

移民可以从墨西哥提璜纳的通关口岸大步走进美国。(TNS)来美已16年的一对华裔无证移民夫妇从未违法,也依法纳税,生活一直宁静。谁料近日二人一早驾车出门前往经营的餐馆途中,被早已埋伏的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四辆车包围,十名执法人员蜂拥而上欲逮捕;幸而二人出示用于预防递解出境的保护“雅各布森发回重审”(Jacobson Remand),执法人员看后表示“算你们走运”(You are lucky),使之逃过被遣返一劫。移民律师指出,此前这类未有犯罪纪录的无证移民,不会成为ICE优先执法目标,但在川普上任后,ICE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地逮捕与遣返更多无证客。来自福建马尾的陈姓夫妇今年都45岁,来美已16年。二人以违反一胎化为由申请政治庇护失败,身负递解令。但两人来美16年,未有过犯罪纪录,且依法报税,还有一个在美国出生的女儿。其代表律师高泰(Theodore Cox)根据联邦第二巡回法院专有的“雅各布森发回重审”规定,为二人申请到此可预防被递解出境的保护性身分。陈氏夫妇一直在纽约工作,七年前一起至纽约上州的罗彻斯特开中餐馆;两人的二女儿也于2006年在美国出生。夫妻虽然无法出境,也无法申请绿卡,但一家人经营餐馆,生活也算其乐融融,只待作为美国公民的二女儿年满21岁,便可为二人申请合法身分。谁料,二人在9日遭遇惊魂一刻。陈太太10日回忆,9日一早8时,同住在家的一位亲戚出门时,发现其家门口停着数辆无标志车辆,当亲戚走出时,车上下来多名身着便衣的ICE执法人员,和穿印有“Police”防弹背心的执法人员盘查她。陈太太说,所幸此亲戚有绿卡,盘查后被放走,立即打电话告知。陈太太介绍,和丈夫在家待到上午近10时,感觉ICE人员已离开,而赖以生计的餐馆必须开门营业,于是二人便冒险驾车出门;谁料刚开出没多远,突然四辆无标志的车冲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约有十人下车,向她与丈夫进行盘查。陈太太说,ICE执法人员掌握她和丈夫的详细资料,包括姓名、住址及工作地址等;当时丈夫出示了驾照及随身携带的“雅各布森发回重审”令。ICE执法人员看后,对他们说“算你们走运”,随后放他们离开。16年来首度遭遇ICE执法人员,陈先生和陈太太都心有余悸。陈氏夫妇的代表律师高泰指出,二人虽有递解令,但若在欧巴马总统时期,此类并无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的无证移民,是不会吸引到ICE派员大阵仗执法、逮捕递解;但川普上台以来,几乎所有无证移民都列入ICE执法优先权,“ICE想抓住及递解每一个无证移民”。

本文由威尼斯人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